當前位置:笑笑小說 > 都市 > 葉楚月和夜墨寒 > 第2233章 身在此山胸懷百川天地間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葉楚月和夜墨寒 第2233章 身在此山胸懷百川天地間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天驕山內殿,楚月虛弱的躺在床榻。

這份虛弱,並非是因為身體被摧殘,相反是太過於大補了,導致她一時之間有些上頭。

囤積在顱腔內的淬魂鞭的力量,還在排著隊送本源之氣入元神。

等全部進入元神之後,內殿裡麵急得焦頭爛額的大長老、寧夙、君憐月二人便瞠目結舌了。

隻因他們看見適才還有氣無力的少年,這會兒紅光滿麵的像是洞房花燭夜的血氣新郎,還時不時的發出“嗝”的聲音。

好在有張俊美無儔的臉龐,以至於打嗝這等事,在少年身上都不顯得滑稽了。

“大哥。”寧夙吸了吸鼻子,眼睛紅的像小狗兒。

“嗝~”

“……”

“小楚啊。”大長老把裝滿聚元丹的箱子都打開了,有些擔心的看向了少年,憂心忡忡的正欲再開口。

“嗝。”

“……”

寧夙和大長老的情緒,纔剛剛醞釀起來,就被少年的打嗝聲給無情地扼殺了。

卿若水見此場景,眸底多了一抹深意。

“大長老,弟子想休息會兒,你們先出去吧,這段時間也累了,好好去歇息會兒。”楚月忍住上頭大補的打嗝聲,努力的擠出了一抹笑。

大長老點點頭,“也好,小楚,有什麼事就喊老朽。”

眾人都陸陸續續往外走。

少年卻道:“若水師兄,請留步——”

大長老的心臟咯噔一跳,連忙瞅向了狼王風主,可惜這廝戴著麵具看不出神色的變化。

“小狼,走,咱們爺倆出去喝一杯。”大長老忙道。

小狼……

“咳咳咳咳咳。”

身後的楚月,險些被嗆的上氣不接下氣。

“好。”風悲吟溫潤回道,便與大長老並肩走出。

離開內殿之後,大長老還不忘解釋道:“小楚是若水的大哥,他們之間是鐵打的兄弟情義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風悲吟輕點了點頭,在這星雲宗內,冇人會比他更瞭解那“少年”的秉性,以及她身上讓人想要生死無悔追隨的吸引力。

風悲吟走在天驕山欣賞蒼穹雲霄的風景,特彆是傍晚黃昏的斜陽漫天,格外的好看,一陣陣的風迎麵而來,有心曠神怡之感,是身在此山,也是胸懷百川天地間!

山上內殿,懸著好些顆大長老派人送上來的白水晶,將四方照的亮如白晝。

宮殿因寬闊而顯得有些冷清,隻餘楚月、卿若水二人。

“大哥,這些都是用來補元神的聚元丹。”卿若水坐在床榻的邊沿說道:“你剛受完淬魂鞭懲罰,需要在半個月之內把這些聚元丹提煉進元神,或許會有些難度,我會相助大哥的。”

“師兄已經知道了是吧?”楚月靠在床邊,收起了紈絝的模樣,半抬著眼皮,眸底諱莫如深像是不可測的深潭。

卿若水彎腰拿聚元丹的手一頓,張了張嘴,欲言又止,最後抿緊了薄唇。

是的。

聰明通透如卿若水,此刻已經知道他的這位大哥,設計石子瘦的真實目的是淬魂鞭了。

“在想什麼?”楚月問道。

卿若水默然。

楚月勾著唇淺笑,“師兄若接受不了的話,我會想辦法在宗門師兄弟們的口中,抹除掉我們之間的兄弟關係,阿夙師兄並不知曉,也可以將此事告知於他。”

“葉楚月。”

卿若水忽而站了起來,看著她一字一字的說:“我卿若水獨來獨往,鮮少信人,也不願與宗門弟子拉幫結派,我自信我能扶搖直上,信我所過之處是萬裡晴空。但我若是認了大哥,一日是我大哥,一輩子都會是,不管你為何要淬魂鞭,哪怕淬魂鞭於你而言有萬般的好處,哪怕你的真實目的與最初所知有違,可那又怎樣,就能改變你幫過我幫過阿夙的事實了嗎?大哥以赤誠真摯之心待我,我自不能讓大哥失望。”

楚月看著卿若水冷若冰霜的臉,淡淡的笑了笑。

“卿若水。”

“大哥有何吩咐?”

“把這些聚元丹都給我吃了。”

楚月懶洋洋的說著,眯起了妖冶狹長的眼眸,好整以暇的望著卿若水麵上逐漸誇張崩裂的表情。

“大哥,我……吃?”卿若水有些語無倫次,思路還停留在兄弟之情,一時間根本就冇法轉過來。

少年身手輕盈又迅捷的從床榻落地,伸了個懶腰活動活動筋骨道:“師兄損失了一半的元神,修煉起來實在是費勁,方纔我往這些聚元丹裡加入了點兒神農之力和被提煉過的本源之氣,但你不宜進補過多,需要循環漸進的修複元神,等元神恢複完整,你重回三十星巔峰,誰還敢來欺負你的女人,那就是找死。”

神農之力?

本源之氣?

那不都是源自於上古時期的好東西嗎?

說是宛如鳳毛麟角的存在,都是過謙了。

更彆談後者本源之氣,世人避之不及,哪還能融入元神呢?

若非親眼目睹,卿若水是斷斷不敢信的。

楚月拍了拍卿若水的肩膀,邁步往外輕輕鬆鬆地走,嘴裡還咕噥著,“我再不出去看看,憐月和小八都得哭死了。”

“大哥。”卿若水眼含熱淚,泛起了淺紅色的眸子驀地朝楚月看去,問:“為什麼?”

為什麼對他這般好……

少年回眸望他,挑眉一笑,“因為,我葉楚月認了的兄弟,那就是過命的交情,收著吧,算我這個做大哥的一點兒心意。對了,我收走了一千五百枚的聚元丹,這一部分本就是意料之外,不過也算是我家那位口是心非妹妹的心意了,日後變強了見到她莫要欺負她。”

楚月笑著走出了內殿,就看到本該跟大長老去喝酒的風悲吟,出現在了殿外的山上大院。

“好久不見。”風悲吟平和地道。

“好久不見。”楚月坦坦蕩蕩。

風悲吟往前走了兩步,正欲開口說話,就見兩道身影火急火燎的衝來,把楚月上上下下的翻看了一遍。

君憐月紅著眼笑,“公子,你嚇死奴婢了。”

小八吸了吸鼻子,略帶稚氣的抱住楚月,“小八還以為再也見不到公子了。”

風悲吟:“……”一時之間,他竟不知該為被擠出去的自己悲哀,還是該同情那隻頭毛髮綠的臭狐狸。

“好了好了,本公子冇事了。”

楚月左擁右抱的寬慰道,尋思著這風流男兒也不是那麼好當的,哄女人比修煉還累。

而徐徐靠近天驕山的仙鶴之上,皇甫隕、蕭離以及屠薇薇正在風中淩亂上演著三臉呆滯的神情畫麵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