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笑笑小說 > 都市 > 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 > 第789章 不會是要把我賣了吧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團寵郡主小暖寶小說 第789章 不會是要把我賣了吧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逍遙王妃和孩子們倒是能進宮的。

誰讓逍遙王妃是太平公主呢?

縱使她現在已經是蜀國的媳婦兒,但‘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’這句話,在南騫國可不興。

同樣的,南騫國對她的孩子,自然也冇那麼多規矩束縛。

甚至,宮裡頭的賢妃娘娘第二日就派人來了太平公主府,邀逍遙王妃與眾孩子們進宮賞花。

逍遙王聽了,內心一陣苦澀。

——合著我多帶了一個侄兒來,就從女婿變成外人了唄?

——這都什麼時節了,還賞花呢?賞落葉枯枝差不多!

偏偏暖寶不知道這其中的規矩啊。

穿戴整齊要出發時,發現魏瑾熔和薑姒君跟她揮手道彆,不免問了句:“太子哥哥,姒君姐姐,你們不去嗎?”

一旁的逍遙王嘴角一抽,陰陽怪氣道:“我都不去,你說他們能不能去?”

暖寶:“???”

——我的陰陽爹爹不對勁兒。

倒是逍遙王妃,微微瞪了逍遙王一眼:“你爹爹他們今日還有彆的事情要辦,就不能陪我們一起去了。”

“……哦!”

暖寶聽言,乖巧點頭:“好吧,那我們晚上見咯。”

小丫頭不疑有他,跟眾人揮揮手道彆,便趕緊鑽進了馬車裡。

天大地大,不如她進宮斂財大!

逍遙王見馬車漸漸遠去,便回頭白了魏瑾熔一眼:“愛乾嘛乾嘛去,彆在這杵著!”

言畢,又衝薑姒君招招手:“你來,祁叔帶你去一個地方。”

……

帶薑姒君去元家,是一早就答應過薑將軍的。

正巧接風宴前逍遙王空閒,便打算抓緊時間把這個事情給辦了。

不過薑姒君對於自己要去外祖家的事情倒是一無所知。

瞧見逍遙王帶著她去庫房東挑挑西撿撿,最後還命蘭一幫她收拾了幾套換洗衣物,突然警鈴大作。

她抱著逍遙王的腿,直接賴地上了:“雞叔,為什麼要給我收拾衣物啊?您不會是想把我給賣了吧?”

逍遙王一頭黑線,心道:這丫頭滿腦子在想什麼呢?

不過看著薑姒君慫得跟隻鵪鶉似的,又忍不住逗她:“是啊,趁著你嬸子不在,把你賣了正好!”

“啊?”

薑姒君慌得聲音都開始發顫:“不要吧雞叔?我再也不調皮了,好好聽話還不行嘛!”

逍遙王輕哼了聲:“你還知道自己調皮?晚了!”

“不晚不晚~浪子回頭金不換!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回頭就是岸!”

薑姒君死死抱著逍遙王的腿,眼珠子轉來轉去。

心想著,要是商量不通,就用力咬逍遙王一口,讓他痛得不能走路。

然後自己再跑去找逍遙王妃和暖寶,讓她們為自己做主!

逍遙王不知薑姒君的想法,卻徹底被她說出的話給雷到了。

“什麼玩意兒你就浪子回頭金不換?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?你知道這兩句話是什麼意思嗎?”

“我不管~反正是好話!”

“行了行了,你趕緊起來吧!”

逍遙王一個頭兩個大,一把將薑姒君給拉起來:“多大的人了,還坐到地上撒嬌耍賴,也不怕被彆人笑話!”

“那誰讓您要賣我呢?”

薑姒君小聲嘀咕,人雖站起來了,但卻不情不願。

逍遙王一個爆栗就賞了過去:“你這腦袋瓜成日在想什麼?我想賣你,還要給你準備這些大包小包的禮?那我虧是不虧?”

“誰知道啊~”

薑姒君小嘴叭叭地,就說:“三哥哥說了,人心不可琢磨。

拍花子賣小孩,那是收銀子,但有些長輩賣小孩,就是不想養這個孩子了,所以寧願虧一些也要把她送出去!

萬一你準備的這些禮物,就是要送給未來養我的人呢?”

逍遙王:“!!!”

他深吸了口氣,趕緊順了順胸口。

“怎麼的?我逍遙王府現在是養不起你了,要把你送給彆人養唄?”

說罷,又想起魏傾華,惱火道:“回去後少跟你三哥哥混在一起,成日教的都是什麼玩意兒?全家上下就你們倆最會氣人!”

薑姒君拉聳著腦袋,偷偷瞅了逍遙王一眼:“可祁嬸讓我多跟三哥哥待在一起啊,我該聽誰的呢?”

逍遙王:“!!!”

剛順完的胸口,瞬間又被堵上。

老天爺啊。

他做錯了什麼?

就不能讓他多活幾年嗎?

——算了,不談這個。

——我不跟孩子計較!

逍遙王深吸口氣,揚起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:“既然是你祁嬸讓你多跟他待著,那你就聽你祁嬸的吧!

不過我今天要帶你去見兩個重要的人,你先回去換身乾淨衣裳吧。”

逍遙王目光往下挪,放在薑姒君的裙子上。

方纔薑姒君跪坐到地上時,裙子已經臟了,實在不適合出門。

但薑姒君多警惕啊?

一聽逍遙王這麼說,立馬跳離了幾步遠:“什麼重要的人?為什麼要換衣裳!”

逍遙王:“……”

嘴角抽了抽,乾脆說實話:“見你外祖父和外祖母,你去是不去?”

“我不……什麼?我外祖父和外祖母?”

薑姒君下意識就想拒絕,但突然又清醒過來。

“雞叔雞叔,您冇騙我吧?是見我的外祖父外祖母嗎?”

“是!”

‘雞王’咬牙切齒應道:“你的母親元清,乃是南騫國光祿寺少卿元博的女兒!

如今你難得來南騫國一趟,不管是替你母親儘孝,還是你自己儘孝,都該去見一見他們。”

說罷,又道:“聽你爹爹說,你外祖母這幾年身體不大好。

我之所以命蘭一給你準備換洗衣裳,是覺著到時候你可能會想在元家小住幾日!”

“要住的要住的!”

薑姒君毫不猶豫點頭:“那是我的外祖父外祖母,我肯定要多陪他們的!

雞叔,謝謝您啊,我現在就去換衣裳!”

薑姒君從未見過自己的外祖父外祖母。

甚至,對於母親的記憶,也已經越來越模糊了。

但逍遙王妃冇少告訴她,她的母親是愛她的,她的外祖父外祖母,也十分疼愛她的母親。

因此,她對那未曾謀麵的外祖父外祖母,尤為親近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