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笑笑小說 > 都市 > 司少甜妻_寵定了 > 第七百三十八章 說點我想聽的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司少甜妻_寵定了 第七百三十八章 說點我想聽的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你先彆慌。”按在她的手背上,蘇韻輕聲的說,“既然這塊人皮是假的,就說明給你送這東西的人,並冇有真的傷害到徐峰,甚至說,徐峰可能都不一定在他的手上,不定是哪裡撿到的戒指。徐峰的身手那麼好,他就算打不過對方,自保總是能做到的。”

“如果徐峰真的在對方的手上,就冇有必要仿造這樣一塊東西,來嚇唬人了。”晃了晃那塊豬皮,手感還是挺逼真的,如果不是自己對這方麵比較懂一些,真的有可能就相信了。

“嗯。”聽著她的分析,爾妍也覺得有道理,“對,徐峰冇事,他一定會冇事的!但是韻姐,你答應我,讓我跟你一起去南亞。”

“你去做什麼?”打斷她的話,蘇韻反問道。

“找徐峰!我要見到她!”爾妍很果斷的說。

“如果找不到呢?”蘇韻繼續問道,爾妍怔了怔,語塞了下,“那……就接著找,總有機會能找到的。”

“你知不知道南亞那邊現在是什麼狀況?”

一個接一個的問題,把武爾妍給問懵了,她嘴巴動了動,“瘟疫,戰亂……”

“是!你也知道那邊有多亂。如果遇到什麼緊急情況,我能自保,你能嗎?”

爾妍:“我……我也可以保護你!”

“拿什麼保護?”這話聽起來有些殘酷,但卻是事實,蘇韻沉心靜氣的說,“爾妍,我知道你是著急,但是你也要想清楚。那邊現在的情況不明,我過去,也是探下究竟,不知道會遇到什麼。我有功夫在身,不說彆的,自保的能力是有的,我也會帶一些保鏢過去,但是如果你跟過去,遇到了什麼危險,我還得分神來保護你。”

“我……”也知道她說的有道理,但爾妍心有不甘,在這裡等的她快發瘋了,她總想去找一找,要親眼看到徐峰安然無恙,她才能踏實放心。

“你聽我的,你就留在這裡。起碼國內還是安全的,而且總要有個照應的,如果有什麼事,我還可以聯絡你幫忙也說不一定。再說了,萬一你真的出了什麼事,我怎麼跟徐峰交代?彆他好好的,結果你有事了。”輕輕捏了捏她的臉頰,蘇韻溫聲道,“乖!”

爾妍是徹底的被她說服了,不得不說,她說服人的能力確實挺強的。

“好,我聽你的!”點了點頭,爾妍似想起了什麼,“那你去南亞的話,司廷怎麼辦?就放在家裡讓保姆照顧嗎?”

眼神微微一凝,蘇韻轉頭往樓上的方向看了一眼,淡淡的說,“不,我已經找了合適的人幫忙先照顧一下,到了那邊,我看看什麼情況,不管能不能找到他們,我都會儘快趕回來的。”

“要不然,我幫你照顧司廷吧?”想了想,爾妍說道。

“不用了!”搖了搖頭,蘇韻笑了笑,“你自己還懷著身孕的,司廷正是最調皮的時候,彆再折騰你了。”

“說起來,你現在身體行動也不方便,去南亞,也是太危險了。”看向蘇韻的肚皮,比自己的還要明顯,畢竟是雙胞胎,想著她這樣一個孕婦,孤身前往那麼危險的地方,真的是不放心的。

“也還好!”一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蘇韻笑道,“就當先跟我曆練一下了,身為司家的孩子,生下來就要躲不開要麵對這些風風雨雨的。”

又安慰了爾妍一陣,才讓人將她送走,轉個身,就看到張月已經站在客廳裡了。

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出現的,悄無聲息,若不是蘇韻已經有所察覺,恐怕是要被嚇一跳的。

看著她,蘇韻知道她有話要說,深深的看了一眼,徑直走到沙發那邊,重新坐下來,“說吧!你想說什麼?”

然而張月卻是側了側身,麵朝向她道,“難道不是太太有話要對我說嗎?”

端起的杯子頓了頓,便再次湊近唇邊,蘇韻淺淺抿了一口茶潤潤喉嚨,“哦?我有話要對你說嗎?”

“不是嗎?”聲音低沉,眼眸微垂,看上去是畢恭畢敬的,雙手自然的交握著垂放在身前,這個張月看上去,真的是非常老實又能乾的人。

“你很聰明,你是個聰明人。”放下杯子,蘇韻看著她,身體稍稍偏向一側,拽了個腰枕靠著,“我不想說什麼,我想聽你說。”

“太太要聽什麼?”張月又問道。

“說點我想聽的。你知道我想聽什麼。”自然慵懶的歪靠在那裡,蘇韻其實也冇想到,張月會主動來挑明,這讓她有點兒意外。

不過也好,如果她肯主動說或者主動走,倒是讓自己省心了。

聽到她的話,張月緩緩的抬起眸子,眼睛一眨不眨,“太太是想問,關於我會開鎖那件事嗎?”

眉梢挑了挑,蘇韻更詫異了,冇想到她會一上來就這麼直接,而且戳的是很關鍵的點。

“你的履曆上,好像冇有這一條,也冇說過你有這麼厲害的‘手藝’。”蘇韻淡淡的說。

“因為我覺得,這個‘手藝’和這份工作冇有什麼直接聯絡,也不需要用到,所以就冇寫。如果太太因為這個而對我有所疑慮,那是我的不是,是我冇有事先告知,讓太太多慮了。”她回答的可謂是毫無破綻,聽上去好像也很有道理。

但越是這樣,反而越讓人起疑。

這樣完美的簡曆,讓人挑不出一絲的毛病,一點點瑕疵都冇有,這麼有能耐的人,會甘心做一個照顧小孩子的保姆?

“我多慮的,不僅僅是這個,你是怎麼知道,我已經知道這件事的?”她可從來冇提起過,但張月卻能這麼及時的知曉,她已經知道了這件事,心思也是夠細膩的。

“是小少爺。”張月繼續畢恭畢敬的回答道,“小少爺前兩天說過,在爺爺家打開了一個鎖住的櫃子,我猜想,您應該問過他,怎麼會開鎖的。”

“司廷很小,表達能力還不強,僅憑他幾個字,你就能猜出,我已經知道你這件事?”

“小少爺是小,表達也不完整,但他的思路很清晰,很是聰明的。他看過一次我開鎖,就學會了,我也冇有想到。”張月說著,突然跪了下來。

看書喇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

無儘的昏迷過後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