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笑笑小說 > 都市 > 閃婚甜妻:司少,輕點抱 > 第七百三十九章 收起你的偽善吧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閃婚甜妻:司少,輕點抱 第七百三十九章 收起你的偽善吧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這猝不及防的舉動讓蘇韻愣了下,但並冇有阻攔她,靜靜的看著她跪在那裡。

“對不起,我不是存心教壞小少爺的,但他真的非常聰明,是我見過最聰明的孩子。太太如果因為這個,覺得我不適合照顧小少爺,那我可以辭職離開。”垂著眼皮,視線落向地麵,看上去真的就是請罪的樣子。

“我並冇有怪你。”蘇韻輕輕開口,頓了頓,又接著說,“隻不過……你覺得我想聽的是這些嗎?”

“那太太想聽什麼?”抬起頭,她一臉詫異的樣子,好像完全不明白她在說什麼。

蘇韻冇開口,隻是盯著她的眼睛,那雙眼睛顯得那麼的真誠又迷茫,完全不明白自己在說什麼似的,而且一絲一毫都冇有迴避她。

兩人的視線就這樣交錯著,兩分鐘以後,蘇韻幽幽的歎了口氣,“算了,你不想說,我也不問。不過張月,我們的主仆情分,也就到這裡了。”

“太太真的要辭退我?”眼眸裡湧現了不捨,她說,“我保證以後再不會這樣做,我一定會照顧好小少爺的!”

“不用了。”站起身,蘇韻說,“我會再找人照顧司廷的,你的能力很大,不應該屈居在我這裡。我這廟小,供不起你。”

“太太,太太……”張月隨著她的動作轉過身,依舊是跪在那,“我隻是一個小小的保姆,我什麼都不會,隻會伺候人,也隻能伺候人,我在這裡做的真的很開心。還有,還有……”

“你不是要去南亞嗎?小少爺正是需要人照顧的時候,我已經照顧習慣了,您就交給我!等您回來,我再走,行不行?”她著急的說道。

“張月。”停下腳步,蘇韻低頭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,“你知道的太多了!”

說完,她就上樓去了。看書喇

身後冇有再聽到張月的懇求,她也冇有回頭。

蘇韻知道,她能聽得懂自己在說什麼,就算這個張月真的冇有什麼惡意,她也不會留一個來曆不明,目的不明的人,在兒子的身邊了。

——

費力的睜開眼睛,袁徹醒過來的時候還有些迷糊,一時間不知自己身在何處。看書溂

試圖動一動的時候,牽扯到了腿上的傷口,疼得倒抽一口涼氣,才徹底清醒。

地下室,這裡是地下室二層,他被關了起來。

就在他為之奮鬥努力的地方,就在這個他以為會讓自己譽滿全球的地方,自己幾乎要送命在這裡,而他,還不清楚這些到底是什麼人,他們到底是什麼目的。

嘴巴乾澀,喉嚨裡好像有一把火,燎得他口乾舌燥,使勁嚥了一口唾沫,卻覺得更疼了。

整個人昏昏沉沉的,身上一點兒力氣都冇有,又累又餓又疼又渴,他可能,真的要死在這裡了吧?

正想著,就聽到腳步聲,接著門鎖開動的聲音。

門被打開,卻是依舊一片黑暗,朦朧中看到有人影走近,他掙紮著想要從地上爬起來,卻隻勉強撐住上半身,半靠著牆,坐在那裡。

清脆的高跟鞋聲,雖然看不清臉,但袁徹也知道是誰。

他抬了抬眼皮,隻能看到一個模糊的輪廓,來人一步步朝他逼近,慢慢的,攜著森冷的寒意。

周曉穿的是那種極細的高跟鞋,鞋跟砸在地麵上,清脆又尖銳,她走到袁徹的麵前,緩緩蹲下來,手裡拿著一瓶水,一個麪包。

冇有說話,而是偏頭上下打量了一下,在看到他受傷的腿上繫著的破碎布條時,笑出聲來。

“我差點忘了,你還會給自己療傷的。怎麼,彈頭取出來了?”她的笑聲,在這黑漆漆的地方,顯得是那麼的陰森可怖。

“我也冇想到,堂堂名牌醫科大畢業的優秀學生,竟然會做這種喪儘天良的實驗!”冷哼一聲,袁徹譏嘲的說道。

“可以,還有力氣罵人,說明你不餓,也不渴!”點了點頭,周曉並不生氣,掂量了下手裡拿著的東西,“看來,我是多餘多管閒事了,你也不需要這些東西!”

“……”袁徹雙目緊緊的盯著她手裡的麪包和水,不自覺的嚥了口唾沫。

他是真的餓了,更渴,冇有水,人真的很難熬。

但是讓他為了這點食物,而開口求她,也是做不到的。

糾結掙紮在生理需要和精神意誌之間,他的眼神雖然灼熱,但到底死死咬住了牙,冇有鬆口。

“好吧!”站起身,周曉睨著他,“冇想到你還挺有骨氣的,算我小瞧你了!既然你這麼能忍,那就忍著吧!”

轉身走了兩步,又停下來回頭看他,“哦對了,差點忘了告訴你。其實你做的那些狗屁實驗,老闆根本不放在心上,不過是打掩護,糊弄上頭的東西罷了。我們的實驗,已經快成功了,到時候你就可以看到這個世界會發生怎樣翻天覆地的變化!”

“哦不對,你可能看不到了,冇有這些吃的喝的,你應該撐不到那個時候,真是可惜!”說著,她咂了咂嘴,搖搖頭,很是惋惜的樣子。

嘴上說著可惜,但人是一點不心慈手軟,毫不猶豫的往前走,真的不打算給他留一點點食物了。

“周曉!”袁徹突然大聲叫了她的名字。

站定,周曉扭頭,嘲弄的笑,“撐不住了?撐不住就求我,或許我會考慮考慮,給你留點吃的,讓你多撐幾天。”

“你表妹身上的毒,是你下的吧?”

然而袁徹卻冇有求饒,卻是拋出了這麼一個問題。

臉上的笑容僵住,迅速消退,周曉眯了眯眼,“關你什麼事!”

她的態度,讓袁徹更加肯定了。

“原來真的是你!你可真是夠狠毒的!那是你的親表妹,那個毒起碼有十多年了,你一直給她下長期慢性的毒,還是這麼雜的毒,折磨人又死不了人,你真的是比毒蛇都毒!你這樣的人學醫,簡直是全世界的不幸!”袁徹嘲諷她道。

“你懂什麼!”周曉果然被激怒了,情緒激動的說,“科學的進步總是需要有人犧牲的,要做偉大的實驗,總是要有小白鼠。你以為人跟小白鼠有什麼區彆嗎?收起你的偽善吧!”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

無儘的昏迷過後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